28 九月 2020

HUBLOT宇舶表BIG BANG UNICO SANG BLEU II

all black

瑞士知名制表品牌HUBLOT宇舶表与世界知名刺青艺术家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璀璨开启全新艺术合作,以黑色色调精妙诠释品牌的 “全黑”理念,呈现如“暗黑风暴刺青”(blackout tattoo)般深邃瞩目的全新臻品。HUBLOT宇舶表Big Bang Unico Sang Bleu II全黑刺青腕表大胆不羁、单色炫酷,将这位才华横溢的图形刺青天才倾力打造的三维几何结构展现得淋漓尽致。腕表材质融入黑色色调,抛光与缎面工艺处理相互交织,棱角分明、型面精致,于立体浮雕效果中演绎光与影的纵横交错。如今,这种标志性单色风格已散发出不可磨灭的魅力。

“2006年,宇舶表推出首款“全黑”腕表并引入“不可见之可见”理念,我们勇于创新,打破了腕表基本计时功能的藩篱,将其打造成可支撑并肯定一种精神状态的艺术品。无独有偶,在马克西姆的作品中,我们同样发现了这种突破事物基本意涵的演绎方式。如今,“暗黑风暴刺青”艺术已发展成为一种高度复杂的小众艺术形式,代表了刺青艺术的巅峰。无论是此种刺青风格,还是以其为灵感创作的时计佳作,它们均创新不止,超越了基本意义与用途的限制。”

里卡多·瓜达鲁普(Ricardo Guadalupe)

宇舶表首席执行官 

all black
all black
all black

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将精致迷人、趣味盎然的刺青融入同样的身体艺术作品。自2016年开始,马克西姆便与宇舶表展开合作,以在皮肤上描绘刺青的自信笃定笔触雕琢材质,精妙勾勒出宛如建筑结构般令人沉醉的轮廓造型,打造出数款腕间艺术佳作。作为双方合作的全新演绎,Big Bang Unico Sang Bleu II全黑刺青腕表通体采用宇舶表与马克西姆所钟爱的黑色色调,尽显深邃悠远之感。

“当黑色作为刺青作品所运用的单一色彩时,会呈现一种意涵丰富但简约凝练的表现形式,这似乎有些矛盾。直接绘制于大面积黑色表面的优美轮廓,搭配简约纯粹的线条,为“暗黑风暴刺青”更添大胆风范与艺术气息。而宇舶表的“全黑”理念呈现了同样的视觉冲击与匠心创意。这种漆黑色调浓郁而颇具对比性,散发瞩目迷人且令人沉醉的魅力。同时,其还具有大胆无畏、永恒隽永、甚至不可逆转的特质,营造出令人赞叹的深邃视觉效果。在我看来,二者的融合代表了艺术表达的巅峰。”

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

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创始人、宇舶表品牌大使

2006年,宇舶表推出通体黑色的“全黑”腕表,“不可见之可见”先锋理念应运而生,并成为品牌的标志性特色。或许是一种巧合,同年,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将黑色墨水列为个人艺术表达的标志性媒介。秉承“暗黑风暴刺青”风格,他通常会直接在皮肤上绘制全黑的抽象几何图形。而如今,这些深邃且充满象征意义的黑色抽象几何图形覆满Big Bang Unico Sang Bleu II全黑刺青腕表的表身。通体全黑色调的呈现需要艺术家笔触精准、技术娴熟,而新款腕表使用的单色材质同样需要精益求精。在由黑色陶瓷与黑色PVD涂层钛金属打造的直径为45毫米的表壳上,这位刺青大师以交替叠加的形式呈现六边形、菱形以及三角形图形,在表圈与机芯之间记录时间的流逝。透过镂空表盘与透明表背,Unico表厂自制HUB1240自动上链计时机芯的机械美感展露无遗。

 

这枚腕表虽然采用单色设计,但其立体美感毫不妥协。而且,事实恰恰相反:精雕细琢的抛光与缎面材质棱角分明、型面精致,经其直接反射的光线淋漓尽致地彰显了马克西姆打造的精妙多边图形设计的深奥意涵。

 

Big Bang Unico Sang Bleu II全黑刺青腕表引入全黑色调,如刺青般散发出不可磨灭的隽永魅力。

all black
all black

技术规格

表壳

型号

418.CX.1114.RX.MXM20

直径

45 毫米

表壳

缎面抛光黑色陶瓷

表圈

缎面及抛光黑色陶瓷附6颗H形钛金属螺丝

防水性能

100米或10ATM

表镜

防眩处理多刻面蓝宝石水晶表镜

表盘

哑光黑色镂空式表盘

机芯

机芯

HUB1240 UNICO表厂自制自动上链飞返计时机芯配导柱轮

动力储存

72小时

表带和表扣

表带

黑色橡胶表带

表扣

黑色陶瓷和黑色镀层钛金属折叠表扣